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3点半爷爷”自办“校外辅导站” 守护留守儿童12年

2021-04-2607:39:13来源:新华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缪延相(左四)和放学的孩子们一起前往校外辅导站(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来到附近的小学迎接下课的孩子们(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在校外辅导站给孩子们上课(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右一)在校外辅导站给孩子们上课(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孩子们在校外辅导站听课(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一名学生举手示意回答缪延相的问题(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在校外辅导站指导一名学生纠正错别字(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在黑板上写当天需要辅导的内容(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左一)给答对题的孩子发放文具小奖品(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缪延相在校外辅导站指导学生完成作业(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在校外辅导站指导学生完成作业(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缪延相为孩子们摆放好凳子,为辅导课做准备(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给孩子们准备了课间零食(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缪延相(左一)在校外辅导站的图书室整理书籍(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左二)在校外辅导站的图书室和孩子们一起看书(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的志愿者在校外辅导站给孩子们讲红色故事(4月20日)。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的志愿者教孩子们剪纸(4月20日)。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缪延相在校外辅导站批改孩子们的作业(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缪延相在图书室给孩子们批改作业(4月20日摄)。缪延相,80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经济开发区璜溪管理处石埠小学附近,小学的孩子们放学都会从老人的门前经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放学没地方去,就会在路上玩,路上车子多,跑来跑去很不安全。有些孩子一放学就往网吧跑,沉迷网络游戏,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缪延相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缪延相把自家的客厅腾出来,改造成了一个小课堂,买了黑板、粉笔、图书、桌椅等,还专门开了间图书室,在家办起了免费“课外辅导站”。“一开始,我就是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教他们写写字,时间长了孩子会有些厌烦。”为了让孩子们的课后生活更丰富,缪延相就开始研究教学形式的“新花样”,还自费添置了彩电和DVD。看电影、学唱歌、做数学游戏、讲革命小故事,表现好的孩子还有文具和零食作为奖励,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上了这里,3点半放学后都会自觉跑来上课,他们也亲切地把缪延相叫作“3点半爷爷”。缪延相的爱心善举也得到社会关注,许多青年志愿者来到辅导站给留守儿童上辅导课、办活动,爱心企业也专程送来学习用品。12年来,在这间小小的课外辅导站学习和生活过的学生超过1000人。“我现在80岁了,但是只要能走得动,我就会把辅导站继续办下去,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缪延相说。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责任编辑:刘琰(EN004)

头条新闻

  • 战“疫”进入下半场,这件事不能等

    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多次提示,我国建立起群体免疫屏障大约需要10亿人接种疫苗,才能产生理想的群体免疫保护效果。如果国内疫苗接种量迟迟不达标,最多只能起到个体保护作用。

  • 春季出游易过敏、蚊虫多?专家支招如何有效防范

    气温转暖,许多人迈开了春游的脚步。谷雨过后,初夏将至。专家提示,春夏之交气温变化频繁、紫外线渐强、公园草木繁茂的地方蚊虫多,出游时要格外注意。

  • 医保个人账户如何给家人用?这些利好真的来了!

    将更多普通门诊费纳入统筹基金支付范围、个人账户实行家庭共济、小病不用跑腿到大医院看……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关系全家看病就医的重大变化将发生!

  • 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26家基地覆盖16区

    日前,平谷区首个“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在平谷湿地公园落成,占地1256亩,划分为造林绿化区、认种认养区、自然保护区、抚育管护区、志愿服务区五大主题尽责区。

  • 预约进地铁试点一年 为乘客节约4万小时

    试点期间的每日高峰时段,预约乘客人均预约进站时间节约3-5分钟,每日总计节约进站时间约240小时,与2019年常态相比,预约节约进站排队时间效果更为显著,平均每人节约10-20分钟。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