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爱夸人”的金老师,为少数民族农村学生“领舞”

2018-06-0109:24:25来源:新华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新华社兰州5月31日电 题:“爱夸人”的金老师,为少数民族农村学生“领舞”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张玉洁

不同于农村孩子脸上常见的羞涩,在甘肃省酒泉市玉门市小金湾民族学校,东乡族孩子们的脸上满是自信和阳光。是什么让他们形成这样的精神面貌?

“跳舞很快乐,就像妈妈回来抱住我那样”

踮起脚尖,胖乎乎的身体轻盈前移,小手似鱼尾般摆动。马昌明带着他最喜欢的这个舞蹈动作,登上了上海、香港等地的舞台。

12岁的马昌明是小金湾民族学校五年级的学生。父母长年在广州打工,他和3个弟弟妹妹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小小年纪的他不仅要管自己的学习,还得操持家务。

小金湾东乡族乡是少数民族移民乡。1998年,原本生活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的部分少数民族迁居至此,在戈壁扎下根来。由于教育底子薄,起初学校辍学率高、升学率低,不守纪律的孩子不在少数。

马昌明也曾常常被老师批评,但一次意外收获的表扬让他信心大增。

他读三年级时,有一次跟着同学去学跳舞。“别人都学过,而我是第一次跳。金老师竟然夸我跳得标准,并让我给大家做示范。”马昌明说,“第一次被人夸的感觉真的很好,像吃了甜甜的蜜。”

这个爱夸人的金老师,是甘肃省酒泉市小白杨舞蹈学校校长金淑梅。2013年,她成为中国舞蹈家协会发起的“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志愿者。此后,她和她的志愿者团队在酒泉市80所学校推行舞蹈教育,3万余名学生因此受益。

对马昌明来说,学舞蹈打开了他曾经紧闭的心扉。曾受冷遇的他有机会站在第一排为全班同学领舞。上海、香港……这些原先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城市,也留下了他的舞姿。

“跳舞的时候很快乐,就像妈妈抱住我一般。”马昌明说,“金老师是鼓励我最多的人。”

丰富的登台经历让内向、讷言的马昌明变得“明亮”起来,学习也不断进步。“上次数学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二!我要好好学习,长大当个舞蹈家!”他说。

专挑“差学生”的舞蹈老师

“哪些学生让你印象深刻?”问起这个问题,金淑梅一口气能说上十几个名字。

这些孩子大多来自玉门市移民乡镇。而这里离金淑梅的家有一百多公里。5年多来,她每月都会来这里好几趟。

怎样给没有舞蹈基础的农村孩子教舞?一开始,金淑梅想了个“怪办法”:把全校最调皮的孩子召集起来,先从他们入手。

金淑梅说,这些孩子学习不好,生活习惯也不好,常常被人看不起。“他们大多家庭不幸,从小缺少管教。要把他们身上的闪光点放大,让他们觉得‘我是金老师心中的好孩子’。”

她对学生悉心教导,不遗余力地夸奖……有人说,金淑梅把赏识教育做到了极致。

为了让孩子领会舞蹈的快乐,年逾五十的金淑梅身体力行,不停为孩子们做示范。有时,一个动作要重复几十遍。课上课下,她也会将儿时艰难的求学经历讲给孩子们,希望以此激励他们进取。

一段时间过去,金淑梅的“甜言蜜语”融化了“淘气包”们的心。他们拿着家里的苹果、油饼往她手里塞。

与此同时,学校也把课间操换成了集体舞。在艺术教育普遍缺乏的农村,舞蹈成了每个孩子都能参与的“美的教育”。

如今,农村学校的舞蹈教育模式正在酒泉市推广开来。200多名舞蹈零基础的文化课老师,在金淑梅的带领下成了舞蹈志愿者。

扶贫要“扶智”,也要“扶志”

如何让少数民族学生一个都不掉队?在民族学校推行艺术教育不失为一条新路。

金淑梅说,5年多来,她多次走访农村孩子的家庭发现,“最大的问题不是贫困,而是观念落后。不少家长觉得读书没用,不如让孩子出去打工挣快钱。”

舞蹈教育把农村学子带到舞台上、聚光灯下。孩子们看到了远方的世界,开始期待与父辈不一样的人生。

小金湾民族学校校长魏旺正说,学校以“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为契机,开办了兴趣组、少年宫,艺术教育与学校教育不断融合推进。学生规模从2013年的800人发展到现在的1500多人,辍学率从15%下降到不足1%。“艺术教育唤醒了学生积极的心态。学生快乐了,老师幸福了,家长满意了。”

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说,金淑梅带领的志愿者团队给农村孩子带来了春风化雨式的教育,变化实实在在地发生在学生和家长身上。“这不仅是简单给孩子教会舞蹈动作,更是改变他们的内心和观念,改变他们对世界的看法。”

对金淑梅来说,把优质的艺术教育资源带到农村仍是她的心愿。“我是一个舞蹈教育工作者,应当在基层找到自己的价值,为脱贫攻坚做贡献。”

责任编辑:刘琰(EN004)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