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咸阳母亲去世留下数十万遗产 四姐妹将其留给抱养的弟弟

2018-05-0910:55:40来源:华商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生活中涉及遗产纠纷,时常会看到亲人反目甚至对簿公堂的现象。而咸阳有四姐妹将母亲留下的遗产放弃分配,全部留给了家中收养的弟弟,此举成了街坊口中的一段佳话。这到底是因何缘故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一家的故事。

邻居:养子辞职照顾母亲 4姐妹放弃遗产全留给弟弟

“知道此事后我内心很受感动,这家人的举动让我们这些街坊都很佩服。”昨日,家住咸阳市人民路国棉二厂家属院的80岁老人李茂森向华商报记者打来电话,说起他们小区一户人家分配遗产的暖心故事。

他们家属院祁老太(已于今年4月去世,享年81岁)原本是咸阳市国棉二厂职工,有4个女儿和1个儿子,儿子是老小。2015年春节,因为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祁老太出现视力模糊和肾衰竭,生活需要人照顾,时常还要去医院做透析。由于4个女儿都已成家,孙辈上学等原因,女儿们不能随时陪在母亲身边,小儿子许庆便辞掉工作回来陪伴照顾在母亲身边。患病期间,老人无意中告诉儿子其抱养的身份,许庆仍像往常一样悉心照顾着母亲。今年4月,老人突然去世未留下任何遗嘱,4位姐姐商量后决定将母亲的房子,以及存款、丧葬补助共10余万元全部留给弟弟。

“其实4个姐姐日子过得也并不富裕,其中四姐没有房子,至今和婆婆住在一起。能在这种情况下作出这样的善举,让我们这些街坊觉得更加难能可贵。”李茂森告诉记者,这些年他时常能听到一些人家为争遗产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对簿公堂,“亲情原本的样子就该是这样的,他们一家人作出了好榜样。”

养子:备受父母疼爱,父亲走得早,不想再留下遗憾

昨日, 是老人“三七”忌日。上午,许庆和姐姐们刚刚扫墓归来。在李茂森的引导下,华商报记者来到国棉二厂家属院24号楼。

交谈中了解到,许庆四个姐姐的儿女都已经上大学或参加工作,许庆今年42岁,无子女,此前一直在榆林做生意,和妻子离异后,2014年他回到咸阳后在一家灯具店当店长。“一开始母亲还能行走,2015年底肾衰竭严重后,需要每周去医院做透析,眼睛也只能感受到微弱的光点。”为了照顾母亲,许庆辞掉工作和母亲住在一起,从一周一次透析,到后来一周做三次透析。做透析的日子,早上许庆做好饭,母子俩吃完后,许庆用轮椅推着母亲步行到几公里外的215医院做治疗。

对于肾衰竭病人来说,需要严格控制饮水量,否则会加重病情。有时候见母亲口渴难忍,许庆也只能“狠心”拿走水杯。“为了这事她和我闹过好几次,说我虐待她。由于母亲年龄大了,加上久病有些糊涂,去年底因为喝水,她生气说漏了嘴,问我是不是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所以对她不好。”许庆说,当时确实有些委屈,但也理解病痛折磨下母亲的痛苦。

对于自己抱养的身份,许庆笑着说,家人以前从没有给他提过,但他很小就已知晓,“上小学和小朋友吵架听他们提过,这些年我也从没想向父母打听。”说起原因,许庆称,从小家里人最疼的就是他。小时候挑食,父亲总会花几毛钱去给他买一碗豆腐脑,姐姐们则没有这个待遇,“我时常想,即使是亲生父母,对儿女的爱也顶多到我父母的那个份上,所以一直都没在意过自己的养子身份。本想长大好好报答父母,但2006年父亲突发胃癌走得急,内心很愧疚,母亲生病后,我不想留下遗憾,加之姐姐都有各自的家庭负担,只能隔三差五来照顾,于是我便辞职守在母亲身边。”

四姐:为了让父母走得安心,很早便已私下商定

今年年初,由于祁老太的肾衰竭越来越严重,加之年纪太大,许多脏器也已衰竭。今年4月初,她动完手术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4月18日在医院平静地离开了人世,并未留下遗嘱。料理完母亲的丧事,5个子女在家里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决定将母亲留下的这栋70平方米房产和领取的6万元丧葬抚恤金全部留给弟弟许庆。后来在收拾母亲遗物时,发现母亲存有4万元积蓄的存折,也一并给了弟弟。

“老早我们姐妹几个都商量过,咱家的东西都给弟弟,没人跟他争,只是之前一直没有告诉他。”许庆的四姐许燕说,一家人从小就很疼这个弟弟,“当时弟弟刚离异,母亲生病后经常念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让父母走得安心。”

据了解,许燕成家后并未买房,目前儿子已经上研究生,每年的学费至少要花费一万元。从单位提前退休后,为了补贴家用,她便打了一份零工,一家人一直和婆婆住在一起。据她介绍,身边也有许多朋友因为争老人房产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反目的,“要我说都是高房价闹的。我刚结婚时是下岗工人,买不起房,现在房价涨了更买不起,但一直和婆婆住在一起也挺融洽。弟弟以后还要成家,总不能让他连房子都没有。”许燕说,“我们姊妹以前也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现在都退休了,每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压力,但一家人在一起,亲情永远是最重要的,这才是母亲留下我们最宝贵的遗产。”

今后:建“家庭基金” 每半月在家里聚餐

说起和姐姐们的感情,许庆说几个姐姐性格各异,大姐和四姐比较开朗,他和这两位姐姐最能聊得来,但大家感情都很要好。许庆笑着说,“我觉得我妈忒幸福,我爸伺候了我妈一辈子,享了他一辈子福。我从没见过他们吵架,有时候我妈一生气,我爸便不作声只是笑,她说着说着便把气消了。”许庆说,父母从小教育他们当一个踏实、善良的人,正是父母创造的这种家庭氛围,让他和姐姐们从小懂得爱护家人。

“我特别感激几个姐姐,并不是说这个房子多少钱。现在这个社会,许多人把物质、金钱看作第一位,但在我们这个家庭,感情永远是第一位的。现在母亲虽然不在了,但我们几家人约定建一个"家庭基金",至少半个月要在母亲留下的这个家里聚一次餐,感情越聚才越深。”许庆说,他准备把母亲的4万元积蓄拿出来,给姐姐每人打一副金手镯,“也算是母亲留给姐姐们的一个念想。”华商记者 王斌

责任编辑:向勤如(EN006)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精华推荐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