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女儿国”的香饽饽 铁汉柔情救病人

2018-05-0910:35:39来源:南方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吴炽彬在病房里查看病人情况。南方日报记者 何森垚 摄

凌晨2点,外科重症监护室外,病人家属紧张踱步。一墙之隔的室内,全身插管的病人沉沉入睡,监护室里只听到“滴答”的机器声。忽然,监护室的门打开了,躺在手术床上的病人被快速转移到病床上,监护室里的脚步声杂乱起来,吴炽彬和几位女护士来到病床前,麻利地帮病人插好呼吸机管道、胃管、尿管等。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梅州市人民医院外科重症监护室里共有36名护士,男护士只有4名,吴炽彬就是其中之一。在重症监护室、急症室等工作量大的科室里,男护士通常被视为“稀有宝贝”。“与女护士相比,男护士体力好、动作快,忍耐性强,背病人、替病人翻身、吸痰及倒夜班都有优势。”吴炽彬从事护士这个职业,已有11年。他说,虽然曾被病人家属强烈要求换女护士,但随着人们观念的改变,如今男护士越来越受青睐了。2017年,吴炽彬被评为梅州市“最美护士”。

5月12日“国际护士节”前夕,记者走近这位“护士先生”。

南方日报记者 张柳青

通讯员 曾嵘 杨文伟 钟萍

初入行曾被病人轰出病房

穿上浅蓝色护士服,头戴同色系的护士帽,戴上口罩、手套,拿上护理记录本,吴炽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外科重症监护室里,每个护士主管3、4个病床,在这一天的工作里,他不仅要时时关注着病人的身体变化,还要帮病人打针、翻身、擦身、按摩、吸痰,甚至处理排泄物。在重症监护室里,护士做着最忙最脏的活,而男护士因体力好,要承担起更多的工作。

吴炽彬出生在梅县区的一个小山村里,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嘉应学院医学院药剂专业。在药剂专业只学习了不到两周的课程,听说护理专业更好找工作,他便申请转到护理班。“当时做决定也是稀里糊涂的。小时候家里穷,就觉得哪个专业好找工作就读哪个专业。”

当时吴炽彬所在的护理班共有50个学生,其中7个男生,在他看来,这并不意味着男士在护理专业中就是“弱势群体”。“班上男生全部聚一起,也可以打篮球了。”

当他第一次发现男护士是稀有群体时,是他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实习时,当时他被分配到急诊科。实习第一天就安排在晚班,那一整个晚上,他不断跟随着医生出诊,忙碌地急救、打针,坐下休息一会的时间都抽不出来。第二天,他双腿肿胀,几乎无法行走。“在急诊室里,医生都比较喜欢叫男护士一起出诊,因为男护士体力好、反应快,能承担比较重的工作。”吴炽彬说,那一晚后,他第一次感到后悔,为什么选择做护士。“做药剂师应该会轻松很多。”

2007年,他正式进入广东省人民医院工作。彼时,在医院里,男护士还是“熊猫”级的人物,被各科室争相抢夺。而在病人和病人家属眼里,男护士则是奇怪的存在。“那时候总是会碰到被病人和病人家属轰出病房,要求换女护士来打针、护理的情况,他们觉得男护士不够细心。”吴炽彬说,有时与病人解释自己专业能力不比女护士差,还被病人骂:“一个大男人竟然来做护士,多丢人”,让他当场觉得十分尴尬。

体力好耐力强成“香饽饽”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男护士是香饽饽。”说这句话时,吴炽彬小心翼翼地看了下四周,然后腼腆地笑了起来。“我觉得我比很多女护士还要细心,在查看呼吸机管道有无异物时,通常女护士没发现的,我发现了。”

2010年,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工作3年后,吴炽彬看到了梅州市人民医院的招聘公告,他与在深圳一家医院工作的妻子毫不犹豫地应聘了。“其实刚毕业那会,我也很希望能在梅州工作,但当时不招男护士,2010年时,梅州市人民医院指明要男护士,我觉得是回家乡的好机会。”

到梅州市人民医院工作后,吴炽彬被安排在重症监护室,一直工作到如今。“重症监护室、急诊室和手术室都十分需要男护士,因为这些科室的护士都要承担许多重活、累活、脏活。”吴炽彬说,虽然他们科室36名护士中仅有4名男护士,但与医院其他科室相比,比例已经算高了。

外科重症监护室里时常有体重200斤以上的病人,需要男护士出主力,其他护士帮忙为病人翻身。一次,一个患上主动脉夹层、体重达240斤的病人在手术后,转到重症监护室。当时该病人病情极重,吴炽彬与同事们在医生的指导下,抢救病人。因为该病人脂肪层过厚,吴炽彬耗去大量力气,才完成抢救,并在之后,负责护理他的病情,每天定时为他吸痰、翻身等,半个月后病人病情稳定,转到普通病房。“一般超重的病人都由男护士来护理。”

重症监护室里的工作十分繁忙,护士们吃饭时间控制在10分钟内。一些新来的护士,因为不习惯重症监护室的工作节奏,有时要先做完手上的工作,连饭都顾不上吃。

有天中午,吴炽彬匆匆忙忙吃完午饭,监护室里陆陆续续送来十个病情危重的病人。吴炽彬还在这边对病人进行抢救,那边同事已呼唤他抢救新来的病人。他与同事不停地在几张病床前跑动,轮番抢救。“完成所有工作,做完交接后,我虚脱在休息室里,感觉人都站不起来了。”吴炽彬说,“争分夺秒”形容的就是重症监护室里的工作。

看多了生离死别倍加珍惜当下

外科重症监护室里的护士,每六天安排两次夜班,一次上夜班,一次下夜班。上夜班从下午3时30分到晚上11时,而下夜班则是晚上11时到第二天早上8时。每个夜班由1名医生和4至5名护士值班,如果当夜没有外科手术,无需抢救病人,医生可以在休息室里睡一会,而护士则必须每时每刻保持清醒,守护在病人身边,以防意外情况发生。

每次上班,吴炽彬都必须衣服、帽子、手套、鞋套全副武装穿戴好,因为外科重症监护室里时常有患上艾滋病、乙肝等传染性疾病的病人。“前几天还有个艾滋病人在我们这里抢救。在帮他们抽血的时候胆战心惊的,不断提醒自己做好全套防护。”

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吴炽彬的不少同事落下了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有些不得不戴着腰托坚持上班。“工作量大、时间长,还需要上夜班,我们不少护士都处于亚健康的状态。”吴炽彬说,护士也是“青春饭”,他已走上这个岗位11年了,虽然还处在壮年时期,但担心总有一天身体无法承受如此大的工作量。

吴炽彬与妻子在嘉应学院医学院读书时,便已相恋,毕业后,两人便走入了婚姻殿堂。妻子目前也在梅州市人民医院做护士,忙碌的工作让夫妻二人无法照顾6岁的孩子,所以他们将孩子交给妻子的父母来带。“去年,我们有了第二个孩子,现在已7个月大了。我只要一有时间,就一定陪着孩子玩耍。”吴炽彬说,有段时间,妻子的父母因为有事不在梅州,两夫妻带着孩子手忙脚乱生活。“希望以后我有更多时间照顾家庭。”

重症监护室里,每天都上演着生离死别,也让吴炽彬更加珍惜生命,爱惜生活。“我在这里护理过刚出生就做了心脏手术的宝宝,也送走过被病痛折磨多年的老人。生命很脆弱,也很刚强。看到病人被病痛折磨和表现出对生的渴望让我愈发珍惜生命,看到病人家属的痛哭或无情,让我更了解人性。”吴炽彬说,重症监护室是社会和人生的缩影,在这里更能直观地读懂人性。“希望尽自己所能,护理好每个病人。”

责任编辑:向勤如(EN006)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精华推荐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