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为民请“命”!他是手术台上的全国人大代表

2018-03-1308:09:18来源:北青网综合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3月6日中午,一台高难度的双肺移植手术正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手术室内紧张进行,主持这次手术的是我国著名的肺移植专家、无锡市肺移植中心主任陈静瑜。

一边参加两会 一边抽空为病人做手术

身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是利用会议的间隙,抽空来做这台手术的。在此之前的3月1日,提前赶到北京的陈静瑜已经为两名患者做了肺移植手术。边参加两会边抽空为病人做手术,对于陈静瑜而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的两会期间,他也曾抽空做了三台肺移植手术,既在会场鼓与呼,又在医院做手术,这位“手术台上的人大代表”广受媒体的关注。

记者:我看到有一个媒体采访您的时候说,您是做医生在为民请命,这个命真的是生命的命?

陈静瑜:作为一个医生人大代表,我觉得尤其是像我,接触这么多底层的这种病人的话,我觉得我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桥梁,也就是说我和政府是一个桥梁,跟病人,通过我人大代表的履职,跟政府之间搭建了这么一个桥梁,我可以代表他们来呼吁代表他们来发声,我往往说我现在和病人的医患关系,不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最终我就像跟他们是实实在在的朋友。

两会上建议开辟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

1985年大学毕业后,陈静瑜在无锡市人民医院做了20多年的胸外科医生,2001年远赴当时肺移植水平最为先进的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进修学习在脏器移植中难度最高的肺移植技术。2002年回国后他完成了第一例肺移植手术,时至今日,他和无锡市肺移植中心的团队所做的肺移植手术占到了全国总量的2/3,在国际上也处于领先地位,成为国内肺移植领域的领跑者。

为了让更多的患者通过器官移植延长生命,从2008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开始,陈静瑜已经连续多年在全国两会上就器官移植提出建议,为了确保移植器官的顺利转运,他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开辟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建议,2016年5月,国家卫计委、民航局等6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专用绿色通道的通知》,自此,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的绿色通道机制正式开始实施。

陈静瑜:我们安检也是走绿色通道,假如是气候原因导致飞机不能飞了,一旦这个飞机能够飞了,有器官转移任务的这一架飞机,优先起飞,然后我们这架飞机到了上海虹桥,我们也是有虹桥地面的工作人员,有专门的转运车把我们车子,直接送到高铁站,我们不需要买高铁票,我们直接可以上最快的一个高铁上去补票再回无锡,整个这个过程都是一个链条衔接。

完成600多例肺移植手术 被患者称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

从2002年完成第一例肺移植至今,陈静瑜已经完成了600多例肺移植手术,被患者称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全国的肺病患者纷纷慕名到无锡求治,为了让北方的患者减少路上奔波的风险,无锡人民医院和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签署了医联体合作项目,从2017年3月开始,陈静瑜兼任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肺移植科的主任,后来又兼任胸外科主任,无锡北京来回奔波主导手术,成为陈静瑜工作的常态。

记者:昨天您在里面做手术,我们在外面看玻璃窗有最起码四五名学生围在您旁边看,这就是您培养学生的一种方式?

陈静瑜:对,昨天还有天津的进修医生。就这七八年期间,我到全国十几个省市去推广肺移植,只要哪一个胸外科医生哪一个医院跟我提说,陈院长我们医院也想开展肺移植手术,我们医院想尽量拿到,肺移植的国家资质准入,那我说没问题,你派一个团队过来,你到我医院来,进修三个月,在这三个月期间,你至少可以看三四十台肺移植手术,整个这一套你完全按照我们的规范来学来做的话,那你回去也能够开展肺移植,所以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肺移植在全国做一个推广。(央视记者 董倩)

【新闻链接】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连续三年为脑死亡议案发声

人民网北京3月9日电 (罗帅)7日,全国人大代表、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他再次建议加快脑死亡立法。这也是他连续三年在全国两会上为脑死亡议案发声。

谈到立法目的,陈静瑜很坚定:“脑死亡立法绝不单是为了器官移植,它有利于维护死者尊严,体现了人类在生命意义和自我价值等观念上的进步,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表现,还能大幅减少医疗资源浪费、满足司法实践需要。”

陈静瑜认为,对于脑死亡的判定,临床上的国际标准已经很明确,早在15年前国内也有了临床上的标准。“脑死亡已被科学证实是不可逆转的死亡,病人脑死亡以后,就没有了自主呼吸,抢救脑死亡者对患者起死回生没有任何意义。”

陈静瑜说,很多病人来医院救治时,通过脑电图等仪器已经确定脑死亡。但在抢救过程中,医生为其插了呼吸机,看到病人还有心跳,家属都不愿意放弃,陪着病人一直耗到心肺功能衰竭。这个期间,病人会花掉很多治疗费用,自费病人甚至需要几十万元花费。

“脑死亡者不但加重了病人家庭的经济负担,而且耗费了有限的医疗资源。”陈静瑜表示,ICU病人的费用是普通病房病人的4倍,在ICU抢救无效而死亡的病人的花费又是抢救成活病人的两倍。目前大医院ICU一床难求,大量资源耗费在100%不可救活者身上,真正意义上需要抢救的病人却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据了解,脑死亡概念产生于法国。1959年,法国学者在第23届国际神经学会上首次提出“昏迷过度”概念,并开始使用脑死亡一词。目前,“脑死亡”概念已经被世界医学界广泛接受,全球大概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脑死亡立法,承认被确诊为脑死亡就是人的死亡,其社会功能终止。

陈静瑜告诉记者,通过三年的呼吁,人们对脑死亡的接受程度在发生变化,现在已有六七成的家属,愿意在亲人脑死亡后实现其捐献器官的遗愿。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开始有公民的心脑死亡器官捐献。2016年,全国完成捐献4080例,捐献器官11296,比2015年提高近50%,占累计捐献总量的41%。2017年,超过5000多个心脑死亡的病人做了器官捐赠,其中,至少三分之一的病人属于脑死亡情况。

“这几年,人们开始关注脑死亡立法,病人和家属也逐渐认可它,我们已经有了群众基础。”陈静瑜表示,脑死亡立法是大趋势,卫生改革和社会发展的现实迫切呼唤脑死亡立法,脑死亡应尽早获得法律上的认可。

(无锡新传媒网综合央视新闻、人民网)

责任编辑:李晓(EN035)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